哈理工的“扫地僧”:14岁上北大,教书30余年,至今仍未评职称_王晓琮
哈理工的“扫地僧”:14岁上北大,教育30余年,至今仍未评职称 达者为先,师者之意。古往今来,能被称为先生的人,并不算多,而能被称为先生的作业,更是少之又少,其间便有“教师”这一作业。 今日故事里的主人公,是一位受人敬重的教师,他14岁上北大,22岁研究生结业,后进入哈尔滨理工大学,成为一名数学教师,期间屡次带队参加世界级大学生数学建模比赛,并荣获“世界一等奖”,深受学生喜爱,但是30多年曩昔,他却仍然仅仅一名“讲师”,这又是怎样一回事呢? 他叫王晓琮,1964年出生于黑龙江双鸭山,从小就展现出过人的聪明,是“神童”般的存在,14岁那年,王晓琮便经过北京大学少年班测验,入学读书,结业那年又以优异的成果考入浙江大学数学系,成为一名研究生,22岁结业后,便来到哈尔滨理工大学,成为一名数学教师,开端了他普通却巨大的教育生计。 说实话,乍一看王教师的外形,的确不像一个大学教师,反而像个烧锅炉的大爷——只见他穿戴一双旧式凉鞋,身着发旧的衣服,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,里边装着俩玉米,他的头发有些乱,一看就没好好梳,嘴角沾着玉米粒,还有一脸大胡子。 这样的形象,的确会给不了解王晓琮的学生形成疑问,但只需你仔仔细细听过他一堂课,你便会对这位教师肃然起敬——他上课历来不带教材,由于一切教育内容他都纯熟于心;每一次的高等数学、线性代数、概率论,他都能精准口算出;他讲课,历来不婆婆妈妈,公式、关键、习题,“刷刷刷”一顿悉数写在黑板上,然后转过身来问同学们:“看懂了吗?” 看懂了,下一题;若是没看懂,王晓琮二话不说,就走到没懂的学生身旁,再说一遍,一会儿,似乎他的世界里只要他、标题和那些没懂的学生,有幸见证过这一幕的学生们回想道: 这时候的王教师,眼睛都是亮的,似乎浑身散发着光辉。 这一刻,一切人都会知道,这是一个真实酷爱学术的人,是一个值得敬重的教师。后来,王晓琮的名望越来越嘹亮,慕名而来上他课的学生越来越多,他被学生们称为“神相同的人物、哈理工的扫地僧”,还被评为“哈尔滨理工大学最受学生喜爱的教师”。 不过关于这些,王晓琮并不介意,他仍旧穿戴那双快要“散架”的凉鞋,那件发旧的T恤,慢吞吞地游走在校园间。这时候肯定会有人问,如此受人敬重的教师,为啥过得那么“磕碜”?其实原因很简略——王教师以为,节约是一种美德。衣服虽旧,能穿就行,不耽搁教育,后来我们才知道,这位“磕碜”的王教师,多年以来,一向在赞助几个贫困学生。 后来,王晓琮参加了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比赛作业(该比赛是当今世界仅有的大范围、世界性数学建模比赛),而王晓琮辅导的学生,简直每次都能拿到“世界一等奖”,王晓琮也成为黑龙江省仅有一位全国数学建模比赛评委。而这些,不过是他成果的冰山一角算了。 如此优异的教师,天然会引起世人的重视,许多媒体都想采访他,但是王晓琮却十分不喜爱这些事儿,被记者弄烦了,他就直接表明:“再有记者来采访,我就辞去职务了!”这下校园才赶忙拦住各路媒体。 已然不接受采访,如此优异的教师,好歹得评个职称啥的吧,以王教师的成果,当个教授不为过,但他仍然挑选了回绝,对此,王教师是这样答复的: 我历来没有多高的醒悟和志趣。只求做自己喜爱的工作,只求尽才能把工作做好,活得随性、简略、安闲,坚持原本的姿态一向到老。 就这样,30多年曩昔,他仍然是名讲师,持续在他的作业岗位上,发光发热。 说完王晓琮教师的故事,笔者忍不住想起庄子那句“物物而不物于物”,当一个人懂得怎么驾御外物(物欲),而不为外物(物欲)所唆使,那么他就能据守心里的恬淡,王晓琮教师,就是这样一个人,他是一位值得敬重的先生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